失独者之家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失独者之家交流群
搜索

社区广播台

查看: 2572|回复: 26

全国人大代表杨莉联合30位人大代表的提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6 19: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面对现实 于 2017-3-16 19:04 编辑

全国人大代表第十二届五次会议议案
提案人:全国人大代表 杨莉
执笔人:摄影家  易灿
关于强力推进关爱失独者”扶助政策和制度立法的议案
(这是一封用20950滴血泪组成的写给中南海的信)
一、案由:
近年来,有关“失独者”的的话题和图片已经呈现在各种报纸、网络、书刊,无数真实事件的描述,各种生存现状的记录,无不揭示出这一特殊人群的悲惨与痛楚和无奈。而因这一事情引发的各种各样社会问题和不稳定因素以及上访事件在全国范围内越来越多愈演愈烈。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失独者的数量逐年累积,必将越来越多,能否妥善解决失独者问题将直接影响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因此,必须引起党和国家的高度关注、高度重视、高层决策,高调部署,尽快制定全国统一的、可行的、长效的政策法规,从战略的高度科学的程度来解决这一严重的社会问题。
虽然,我国目前立法的任务很重,但我们坚信在“失独者”扶助政策和制度的法律法规建设上,我们再不能犹豫,那些部门领导、专家学者,不要再纠缠什么法律关系、因果关系、公私关系、行政与责任关系等等这些空泛的理论。这不是一个学术问题,专家,学者没有必要在这个领域玩弄研究,因为这已经成为活生生的现实,“失独者”人群大都进入暮年,他们正生活在水深火热,悲观失望,可怜可悯之中,他们盼不起,更等不起这部救命之法的到来。
二、案据
〈一〉、“失独者”的概念。
严格讲目前对这一特殊人群的称谓还没有准确性的定位,当前的称呼大都来自民间与媒体。我们在调研中就有人提出“失独者”称谓定义不妥,因为这其中有很多家庭因为其它原因既失去独生子女又失去了配偶,目前只是孤零零一个人,一个人怎能称其为家庭。应该将失独家庭”定称为:“失独者”。“失独者”是中国特殊年代下促成的特殊群体,人类历史上一个特定的名词,它诞生并只存在于中国。他们是20世纪80年代初,积极参与国家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此一政策的实施,对中国大幅度地控制人口的持续增长,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和绝无仅有的牺牲的群体。
“失独者”,是指因意外、疾病等原因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后的父、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大都在50-60多岁,经历了老来丧子的人生大悲之后,已失去再生育的能力。独生子女离去,带给失独父母的不仅是经济上的损失,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打击和老无所依的苦果。绝大多数失独父母因子女去世而陷入深度痛苦的自闭、抑郁不能自拔,甚至产生更为严重的心理疾病。这种人生大悲至痛不仅要他们独自面对精神的空虚、养老的压力,有的更面临着窘迫的经济困境,“失独”导致这些失独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在“积谷防饥、养儿防老”的中国传统老话面前,被称为“失独者”的他们只有一声叹息,过着常人无法体会的悲惨生活。
任何年龄段人口都有一定的死亡率,个别家庭因种种原因孩子亡故也不可避免。但在独生子女时代,大量存在且不断增加的独生子女家庭,使得失独家庭成为突出的社会问题而普遍化,丧子带来的不仅是少数家庭遭遇的不幸,更成为所有独生子女家庭都可能背负的恐惧和不安。
失独意味着家庭失去了传承与保障,对失独的恐惧和不安会因失独家庭的出现及增加而迅速蔓延到整个社会,从而形成全社会对失独问题的普遍关注。
失独”,已经成为悬在中国式三口之家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随地会指向现实生活中的你我他,让人心惊肉跳,而由此视觉身边“失独者”的生存现状会更让人们不寒而慄。
〈二〉、“失独者”的有关数据。
由于国家并没有在这方面开展作统一的据有法定程序的统计调查,目前的数据显示大都来源于各种不确定渠道。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称,目前我国15岁至30岁的独生子女总人数约1.9亿,这一年龄段的年死亡率为万分之四,我国每年新增‘“失独者”约7.6万个。截至2012年,全国范围内的““失独者””至少有100万个。另有学者研究发现,失去独生子女母亲数量会在2038年以前持续增长,这意味着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老人因为失去子女而面临养老、医疗、心理等多方面的巨大困难,他们正在成为一个日益庞大的特殊群体。另有人口学家估计,在已出生的近2亿独生子女中,有432万家庭的孩子会在25岁前夭折,有968万家庭的孩子会在55岁前夭折。另据专家估计,49岁以上死亡独生子女的母亲数量在2038年将达峰值(约110万),而伤残独生子女的母亲数量在2017年将达峰值(约40万)。有关专家据此断定,中国在不久的未来将产生1000失独家庭。
最近,有关部门在公开报道中所使用的数据是:“2013年,全国领取特别扶助金的特扶对象共67.1万人,其中独生子女死亡的特扶对象40.7万人。






上一篇:全国人大代表杨莉疾呼 国家要强力推进关爱“失独者”的扶助政策和制度
下一篇:希望广东的叔叔阿姨能够接受我们的采访
爱在失独者之家
发表于 2017-3-17 11: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谢谢代表的正直,但是,提案肯定会石沉大海的,不要报太大希望。我现在啥也不想,就想把政府宽敞明亮,装修豪华的办公大楼给他炸了。。。。。。那是我做出了牺牲,断子绝孙留下的自然资源。
爱在失独者之家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7 22: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人大代表,为失独的人做贡献,实际国家应该有承诺就应有担当,也许现在国家有困难,可是你直辖市的政策为什么就这么不一样,全国的政策差距怎么这么大呢?难道说等到军号吹响,热血青年上战场,誓死保卫国家,保卫领土,政策才一样吗?刚才看到有一位失独者说要去炸腐败大楼去,我能理解,您是让家庭的空虚,失独的痛,每日思念孩子的心情造成的,我们又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可是我劝您,国家和有良知的人总有一天会解秘的,(霸王的政策,造成失独者每日生活在痛苦中)。
爱在失独者之家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69

帖子

5264

积分

发表于 2017-3-18 08: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真正代表人民的人大代表,揭露了失独者的悲惨现状及呼声。只可惜这是一个泯灭人性的社会。生不逢地,生不逢时。
爱在失独者之家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9: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据统计在湖南,在册的“失独者”已近2万人。
2010年湖南省分地区独生子女家庭户及失独妇女分布



单位:户、﹪、
地区
家庭户
独生子女家庭户
失独家庭户
合计
占家庭户比重
合计
占独生子女家庭户比重
占家庭户比重
全 省
18625710
7103287
38.14
16586
2.33
0.89
长沙市
2072002
1144218
55.22
1735
1.52
0.84
株洲市
1064120
534583
50.24
1088
2.04
1.02
湘潭市
813460
383177
47.10
841
2.19
1.03
衡阳市
1942855
594245
30.59
2888
4.86
1.49
邵阳市
1950605
502834
25.78
1078
2.14
0.55
岳阳市
1504946
576291
38.29
1045
1.81
0.69
常德市
1702266
922934
54.22
2867
3.11
1.68
张家界
438780
143701
32.75
431
3.00
0.98
益阳市
1254000
501541
40.00
948
1.89
0.76
郴州市
1344046
399213
29.70
916
2.29
0.68
永州市
1428723
417761
29.24
679
1.63
0.48
怀化市
1359814
502791
36.98
1121
2.23
0.82
娄底市
1091845
325617
29.82
604
1.85
0.55
湘西土家族
苗族自治州
658248
154381
23.45
345
2.23
0.52
资料来源:根据2010年湖南省人口普查资料推算。
目前,根据增长率推算和实际上登记,湖南“失独者”早已超过2万。从湖南的情况看失独遍布全省城乡,乡村占了接近半数。从独生子女的城乡分布情况来看,44.81%的独生子女分布在城市,26.17%独生子女分布在镇,两者相加超过了七成,只有29.01%的独生子女分布在乡村,但失独妇女的情况却与此相反,城市、镇、乡村失独妇女的占比分别为27.94%23.65%48.41%,乡村的失独妇女几乎占到了失独妇女总数的一半。乡村的自然环境复杂,遭受到意外伤害的概率要远高于城镇,同时由于受经济、文化、卫生条件等方面的制约,乡村医疗保障水平也要低于城镇,孩子的伤亡概率也就必然会高于城镇,由此造成乡村失独妇女占比高于城镇




爱在失独者之家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9: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失独者的生存状况。
作家杨晓升花十几年采访写作的《失独,中国家庭之痛》是一部对独生子女意外伤害问题的长篇报告文学。作者在长达数年的采写过程中,通过对一系列遭受意外伤害的独生子女家庭艰难而伤心的寻访,将一个早已潜存、却尚未被普遍认识和重视的重大人生问题、重大社会问题血淋淋地展示在我们的面前。这是一部关乎命运,关乎人生,关乎家庭,关乎你和我,关乎中华民族人口结构、人口生态以及国家前途命运的警世之作。
湖南省怀化卫计委干部韩生学用二十多年从事计划生育工作经历写出报告文学《中国“失独者”调查》其中的悲痛与反思,字字句句让人心头难以忘怀和承受。
摄影家一颗星(网名)作为志愿者长期参与关爱失独者活动所拍摄的纪实影像,更是让人心情沉重泪容满面。他说:每次结束志愿者活动后,由于亲身经历与失独者产生的共鸣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从中回过神情,让灵魂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中来。
一颗星说我们看到的文学作品所描写的人间悲剧故事大都是历史故事,而“失独者”的悲剧故事却是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历历上演。在他的手中收集了大量的关于失独者的资料,出于某些想法,从不发表在任何媒体与网络,他说必须走正归渠道,写出议案交给全国代表大会,上书给中南海。因此,他找到了驻湘的全国人大优秀代表杨莉女士,共同深入了解失独者的情况,他们加入了“失独者”自己建立的“爱让我们在一起”和“心灵家园”等微信群。体味到了“失独者”沁入灵魂的失独之痛,和他们感人心怀的自救之路。
一是精神支柱倒塌,活着度日如年。调研发现,60%以上失独父母存在较严重的心理问题,失独父母年龄多在60岁上下。38%的人想过自杀;64%长期抑郁;70%感到自卑,对生活失去信心;72%有睡眠障碍;41%有敌对情绪。由于缺少心理支持,很多人一直觉得孩子还活着,就是不知道在哪儿;为避免熟人谈起孩子,很多人频繁搬家,离群索居;许多夫妻反目,雪上加霜。在阖家团圆的春节,许多人外出躲节;几乎所有的“失独”父母都“不怕死,而怕生病,很多人始终仍处在哀伤的愤怒阶段。
每一个独生子女的夭折,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毁灭。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常常看到,有些“失独”的父母,因失去“为人父母这一角色,哪怕社会地位再高、生活再富足,似乎也难让其找到继续前行的动力。20167,杭州一对原本生活富裕的夫妇在独生女病故百日,双双自杀身亡,而这绝非个案。
孩子们突然去了,父母却怎么也无法适应这没有孩子的日子,而与孩子们有着某种关联的一切东西,在他们眼里,都是鲜活的生命,能呼吸,会说话。看到它们,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有它们陪伴,他们才不感到孤独;有它们陪伴,那颗痛苦的心才得到些许的安慰……   
在所受访的失独父母中,有90%的父母都会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来留住自己的孩子。

爱在失独者之家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9: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位叫的心碎(网名)的把女儿的照片印在项链的吊坠上,时刻戴在胸前;
有位叫叶儿黄(网名)家中女儿房间的桌上,永远摆放着两瓶冰红茶,她说,女儿生前特别喜欢喝冰红茶;
有位叫天堂(网名)家里,永远保存着一本2000年的台历,那是儿子生前用过的最后一本台历;
有位叫“正荣”(网名)的将孩子的照片贴满了整个房间,以此来回忆与儿子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还整日躺在孩子睡过的床上,闻着孩子留下的气味
有位叫“月菊”(网名)的自从女儿死后,5年时间了,她依然坚持每天做各式各样的菜,等女儿回来吃,还不断地给她买新衣服。在女儿的衣柜里,从夏天的裙子到冬天的羽绒服,一应俱全,有的还挂着标签。她每天都要轻轻地抚摸这些衣服,和女儿说说一天的生活,让她知道妈妈过得很好
有位叫“余伟”(网名)的政府官员。白天的时候,他总是西装革履,精神百倍地工作,可是晚上回到家里,他又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整夜坐在地板上,抱着孩子的骨灰盒哭泣,口中呢喃:孩子,让爸爸抱抱你……”他就这样每晚睡在地板上,将近8年。
二是病魔缠身,负责累累,生活无靠。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一项专题调研发现,失独老人普遍存在经济状况不好、心理健康状况较差、患病率较高和照料资源缺乏等特点。一半以上的“失独者”达不到当地平均收入水平;70%—80%的失独父母存在精神创伤或心理障碍,近半数患有抑郁症,慢性病患者超过六成;生病或年老时,或相依为命,或抱团相助。
2017年春节前夕,在全国人大代表杨莉女士的岳阳市“人大代表之家”工作室召开的调研会上,来自长沙的“失独”母亲龚女士泪流满面地诉说:我认为我这一辈子不成功的就是“失独”,我们长期以来所承受的灾难和痛苦与国家现行扶助政策是不对等的。人类生存的最根本的意义就是生命的传承和延续,特别是在中国人绵延几千年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传统观念下,对失独者存在偏见甚至是歧视在现实生活中是累见不鲜的。失去了孩子的我们死后没脸见列祖列宗,活着无颜见亲朋好友。不敢参加同学同事朋友的儿女婚庆喜事,特别是当有不知情者问及到儿孙的话题,我们总是要忍受着内心的伤痛、充当演员的角色、眉飞色舞描绘着自己的儿子女儿在哪工作、怎么怎么优秀!过年过节每一个节日对于我们都是清明节。因此,自卑、自闭、悲伤、沮丧、绝望、不甘时时都在困扰折磨着我们这群人。这个伤痛是永远无法减轻,任何物质的补偿都无法弥补的。而这种折磨会让一个原本正常人突然间病魔缠身,遭受新的不幸。
她伤心地说,她认识李女士,当与她相依为命28岁英俊潇洒的宝贝儿子突然间去世,她接连病倒不到三个月就死了,没有领任何补助金,还没有来得及加入到我们这个行列中来就随儿子而去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种解脱,免得生不如死。
龚女士还说,很多四十来岁的“失独女人”受到打击后内分泌失调而提前进入更年期绝经,想再生育都没有了能力,很多因此遭遇离婚,生活变得更加悲惨。“失独者”的老年群体中,如离异、一方亡故或丧失行为能力的,在就医入院和入住养老机构时,还会碰到无监护人或无担保人签字的问题。尤其是入住养老机构时,因无担保人签字,有些养老机构拒绝“失独者”入住。有一部分“失独者”因给孩子治病,其结果是人财两空,如今负债累累,四处打工,累死累活,其身心受到进一步伤害。
下面是几个失独者的综合案例,这是一个特殊群体,他们的心已经随子女而死去,不愿再有任何机会提起和回忆自己的苦难,但由于摄影家一颗星(网名)作为志愿者走近了他们,与他们产生了信赖与共鸣,特别是全国人大代表杨莉的深入基层体察民情作风感动了他们,才有他们亲笔写下的这些文字。他们各自都将自己的身份证和手机号以及住所详细信息,个人简历等写在文字的开头,这里我们暂时隐去。
1戴敏,63岁,失独母亲。我女儿在l0岁时得了一种小脑共济功能失调的怪病,医生说是世界上的疑难病,很难治愈的,只能靠轮椅维持生活,喝水都困难,我那可怜的女儿,靠她坚强的意力想战胜病痛可病痛还是在2010331日晚夺走了她宝贵的生命,那年正好是她的本命年,上天好像也知道一样的那天晚上雨下着不停,从那时起每当下雨我就条件反射,从那以后我就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了。有时别人问我儿女情况,我总是说有在上海。
2罗金华,52岁,失独母亲。我儿子2005423日因突然发病送入省人民医院抢救,不治死亡。儿子的死对我们打击是痛不欲生,饱受痛苦和身心煎熬的我积郁成疾,一个月内身体体重由原来137斤下降到105斤,在那个年月整日以泪洗面,无法从痛失儿子的悲痛中走出来。后来加入失独群跟群里面的朋友聊聊天唱唱歌,才从阴影中走出来。现在我爱人即将要退休哒,身体上的毛病越来越多(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心脏病等)。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老无所养、老无所依。因此只有求助党和政府帮助我们“失独者”解决实际困难。
3、吴应兰,56岁,失独母亲。为积极响应政府只生一个好的计划生育国策,本人于1983年7月21日生育一名独身女,但天不遂人愿,2015年2月20日我女儿因意外不幸去世。我成为了一名失独老人,夫妻感情也因生活的压力产生了破裂,最终导致离婚。我陷入了无工作、无收入、无依靠的困境中。我现拜请政府帮助我这个特殊老人解决几个实际问题。
我原在社区工作17年,为基层事业奉献了大量的青春和精力,现我无工作,无生活来源,希望能解决办理退休手续,保障我的生存问题。
我现已离婚,无人照顾。当年怀孕二胎都快临产了,那天计划生育办来了七八个人将我强行拉到街办诊所就是一针,然后他们就走人了,根本不管我的死活,从此我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加上意外不慎摔断股骨架,比较严重,留下后遗症且行动不便,希望能将现住的踏步廉租房更换成电梯廉租房。
作为失独老人这个特殊群体,希望得到民政和计生部门的帮助和关爱。在未解决退休问题之前,希望申请家庭最低生活保障。
以上是我这个特殊失独老人的实际情况,也是我的心声,希望各级政府的领导们给我这个特殊老人充分的关爱和照顾,本人不胜感激拜谢。

爱在失独者之家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9: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4、曹祝安,70岁, 失独母亲。我是1969年结婚,当时我是下乡知青,71年我女出生,丈夫是机电四处外线工,没户口 ,吃黑粮,后来78年对下乡的政策来了我才病退回城,招进了长沙皮件厂,进厂时正怀了小孩,碰上计划生育政策,我做掉小孩,领了独身证,我丈夫2001年5月4日突然发病去世,2004年我女儿又患白血病去世,三年中离开二位亲人,为了给他们治病,花光了积蓄,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好像天垮一样,悲伤与痛苦不想一个人苟活曾几次想点燃煤气管死了算了。我到派出所销户口,我遇到了裕南街派出所做调解工作的余大姐,她不但开导我帮助我,还介绍我去熟人家里做保姆,每个月六百元工资,我一干就一年。之后就走南闯北当保姆八年整,保姆的生活,有家的氛围又充实,渐渐地精神才走出来。63岁后就没做了,回家之后就上老年大学学唱歌,如今老年大学是我家。
老年大学放假了,对于我来说,暂时失去了一个温暖的家,开学了为了让自己不失去这个家,我早上四点就起来步行去报名,结果排号就滿了,后来听说我的情况特殊照顾我一个名额。现在身体勉强可以,但有力不从心的现象,经常忘记这,忘记那,人不能自理怎么办?神志不清谁来帮?我住医院不能下床时,朋友们来看我,我说不要送钱送水果,给我送餐饭吃好吗?过年的日子,我就感到很无助,也就想亲人,泪水不由而下,每晚坐在公共汽车上从头坐到尾,来来去去不想回家。强烈要求政府建立失独老人养老院,有共同的心声,有共同的互助,让我们一起抱团取暖,度过人生余年。
5张铁良,62岁,失独父亲。我2001年下岗,一百多元一月生活费直到2009年破产改制。妻子龚四元,60岁,没有工作,家庭十分困难,我靠骑摩托车出租赚钱维持家庭生活。
女儿2001年身体有各种不适,当时我们把她当做感冒,小诊所打下针,只因家庭十分困难,吃饭都没钱,所以没钱去大医院看病,病情严重后才去市一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是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当时我晕倒在地。为了挽救女儿的生命,卖掉破旧的房屋,东借西凑几年当中花去了一百二十多万元,原本的贫穷的家庭到现在更是一无所有,欠债累累。妻子操劳过度,导致心脏病、肺气肿、眩晕症,我十几年开摩托车出租,日夜风吹雨打风湿病很严重,生活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毫无意义,感觉政府也无心照顾我们。那天,一颗星老师通知我来参加杨莉代表召集的座谈会,说要我带着孩子的照片来,我没有了女儿的照片,孩子生前的所有遗物当时都被火化了,提起照片的事,放下一颗星老师的电话,我与妻子哭泣了三天。我们应该坚强,但我们怎么样才能坚强。
6胡跃兰,60岁,失独母亲。我1985年响应党的号召晚育诞下女儿。“独生子女好,政府来养老"在这政府的许诺下,我们像千千万万的夫妻一样都铁定了心,只生一个孩子。199811月我们的女儿意外。阴影,痛苦,揪心铺天盖地而来……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来不敢过节,这天连电视都不敢开,极度的绝望。我一直把自己封闭起来,不与人接触。要是偶尔有不知情的人问起孩子的情况,我会立马胡说回答:在美国或在英国,然后借口离开。我的耳朵逐渐失聪(领了残疾证),视力急剧下降,我现在很担心,将来真的老得动不了了,又聋又瞎,怎么办?我靠谁?靠丈夫吗?到那时,他也老了,他的心里也很伤痛。只有靠党靠政府,是啊,现在政府是每个月给了我们几百元的抚恤,有时也有些慈善企业人士上门慰问,心里多少有些安慰。但我们要的不是这些,我们关心的是将来养老怎么办?根本没看到政府有关“失独”养老的具体办法。我们不想路死街头,也不想睁着眼睛等死。听党的话,响应党的号召,最后让自己一无所有,痛苦不堪。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们无儿女,无欢笑,还是个不孝的罪人。天呐,我们不想不得好死。
7黎添寿,73岁,失独父亲我是1944年出生的,母亲为了躲日本鬼子在山上生的我,所以我热爱共产党和新中国。我的生活经历非常艰难困苦,1956从农村考到城里上初中,1962蒋介石反攻大陆我参军,1965年因受兄长的政治运动影响退伍回来,政治运动让我的家庭几乎散伙,我无归属,只好作为学校青年又参加上山下乡回农村。1969招回到现在的退休工厂。妻子1964年因为家庭海外关系政治原因下农村直到1978年才回城。1974年我们生育了儿子,几年后,刚怀第二个孩子时恰逢计划生育政策下来,我是党员只好听党的话,1980年我们第一批领取了独生子女证,这样幸福生活了20年。可是1995年8月13日,在长沙中国银行工作五年唯一独生儿子,因交通事故去世,时年21岁。儿子的离去,我们考虑过轻生。失去儿子的二十多年中,由于我们年零的增大,自然体能老化,病痛连连,我几度深更半夜急病住院,就办手续一项就令人纠结,顾得招扶病者就没人去掛号缴费。妻子曾脾脏大而全部切除,平时很容易生病,免役能力特别差,后来因双腿静脉曲张严重,分别于20142015在医院做手术因我也发病都无家人签字,发脾气后只好同意人签字,手术后又无人陪护 ,只好由同室病友陪人帮助,才度过术后治疗。最难过的就是过传统佳节又不敢往亲戚朋友家,一直困绕着我们,已过古稀之年的未来,我们难以预测,十分迷茫。我们盼望政府重视我们,给予同情帮助,解决我们的实际问题,让我们能顺利走完人生最后里程
8陈利民,57岁,失独父亲。妻子朱英莲。我儿子是中南大学学射击的特招生,2012年正是大四,8月查出是急性白血病,同年十一月去世。儿子是我的命根子,把儿子的后事办完后,三次准备跳楼自杀。经过慢长的黑夜,把自己封闭不和任何人打交道。现在清醒地认为我们失独人群是国家强制推行计划生育政策所造成的恶果,我们听党的话计划生育,“只生一个好,国家来养老”,我们为国家人口红利作岀了巨大的牺性,现在政府为什么不救助我们。计生法控制生育有法可依,但“失独”了为什么无法可依。
今年国家卫计委出台了33号文件,到地方又是如何落实,落实了多少?长沙市岀台了54号文件,到各社区又是怎样落实的?虽然有点扶助金又发放不一致,我们强烈要求政府立法。“失独者”是一个特殊群体,这点政府应该承认,不能视我们为“三无人员”,我国现在是法治国家,为何不能立法?有法律我们才有保障。

爱在失独者之家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9: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9、肖利华,63岁,失独母亲。我丈夫于1991年不幸去世,1996年我的独生子也因为意外事故身亡,现在我孤苦伶仃,独自一人生活,先后痛失丈夫和儿子的意外打击使我痛不欲生,饱受身心煎熬,我积郁成疾,现身体患,心脏病,冠心病,食道管狭窄等多种疾病,因为食道狭窄,我吃不了东西,吃进去就呕吐,只能吃一些稀饭等流质食物,现在是骨瘦如柴,人老病多,精神寂寞,我多次住院治疗,动手术花掉近三十多万医疗费,住院期间也无人护理,夜间发病无人帮助,说不定死在家中都无人知道,怕是连个撒骨灰的都没有,老无所依的恐惧时刻缠绕我,我的痛苦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我这个特殊无助孤寡老人谁来管,我现在是老无所养,老无所依,老难善终。过去,计划生育干部很热心,帮你去医院上环节育,上门慰问,帮你做家务,现在我病了去找社区,根本就没有人理你。我有次夜里发病,第二天早上醒来才发现自己睡在地上的水中,全身透湿,真是打120的人都没有了。因此,只有求党和政府帮我解决实际困难,要求和去年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一样,同等享受壹万元以上的困难补助;给予一次性精神慰问金补偿,要求政府给我们失独者关爱立法并提供长期医疗保障和医疗帮助,因老后无人照料,政府免费给予安排进养老机构。
10、杨喜兰,66岁,失独母亲。我祖籍河南,现住长沙,人生三大不幸事我都占了,我一岁母亲死了,50岁儿子死了,因前夫家不能没后代,让我遭遇离婚。我前夫是原三线建设单位职工,我原来在河南临穎县邮电局上班,84年调到807厂,88年随单位整体搬迁到长沙,单位统称湖南航天管理局。我是2001年单位破产退休,我儿子97年中专毕业,分到正在搞破产清算的长沙磁性材料厂,年底征兵工作开始,我和单位武装部在一个院上班,一句玩笑话就促成了去当兵。在部队孩子无论是工作、文艺、体育各方面还算是比较活跃,虽然是士官,干的是司务长的活。2002年元月,在部队服役期间帮别人修车出了车祸,当时觉得没那么严重,因没及时抢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孩子走后,前夫家人有点怪我让孩子去当兵,再加上他们想再生孩子心切,我们在03年就离婚了,至今就我一人生活,在湖南我没有任何亲人了,我原本在单位和住宿大院里是有名的好媳妇,如今我成为一个孤苦伶仃的无依无靠的老人。所以我天天痛恨当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我的悲惨完全是计划生育害的,我如果有二三个儿女,就不会成今天的孤身一人。
我是一位现役军人遺属,一位失去唯一儿子的母亲,十几年来一直沉浸丧子悲痛中。对有关现役军人遺属政策一点儿不了解。最近从老兵那里得知现役军人遺属有扶血金的消息,经咨詢有关人员告知有工作有工资遺属没有扶血金,我认为这是一条極不公平的条例。没工作不等于没有生活来源,有兄弟姐妹的现役军人去世父母还有其他子女贍养。而失去唯一孩子的母亲无论什么情况政府就不管不问?都是为国家做贡献、服兵役,而去世后亲属得不到公平待遇,更何况我是响应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才只生一个的,我唯一的儿子没了,退休工资低,又体弱多病,政府更应该兑现当年“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的承诺。为体现公平,同命、同价,望有关部门按照现役军人遺属政策给予扶助。独生子女当兵在部队去世后的优抚政策还是十几年前的,应该修改。
    11、谢小平,61岁,失独母亲。我和老公都是破产企业的退休职工。我那深藏心底的痛:2002年最后一天,我那品学兼优的儿子因病而去,遗体无偿捐献给了湘雅医学院,当年他的事迹湖南卫视、政法频道、长沙晚报都有报道。可最后我们还是留下20多万的债务。为了还债这么多年我劳累奔波,积劳成疾、身患上十种病,08年11月,我在省妇幼住院手术,当时老公在老家照顾80多岁的老母,我睡在手术台上,无赖等到我妹妹从乡下赶来签字,坚强挺过后思索:我为谁而活?不能让我年迈的父母再遭受“白发人送黑发人”之巨痛。就在上月底,我在长沙市中心医院分院住院,29日凌晨4点左右,我吃过洗肠药、一会儿肚子天翻地覆、胃酸排山倒海、受不了到要死了的地步,这个时侯多么渴望有个人在身边扶着我去上厕所,可是成了奢望,连同房的病友都回家了。第二天8:00幸亏有同命人的陪同才做完肠鏡。唉!可怜的“失独者”以后步履艰难的时候怎么办?
最后我想讲讲关爱的问题:儿子走后的第一年(2003年)春节,有社区上门慰问,从此再无人问津。直到2012年我办退休时,咨询相关政策,才得知2011年我就可以享受特扶金,可无人告知害得我和老公失去一年的特扶金3240元。坦率的说:上面有关爱政策、而下面落实不到位。“失独者”的管理一定要立法。
12、宋建红,61岁,失独母亲。我的女儿是1996年在学校上体育课时,不幸被同学的铅球打中太阳穴当场就死亡的,我当时在外地连面都没见到,我的命很苦,我10岁父亲因工伤死亡,27岁我的母亲走了, 40岁我唯一的女儿又离开了,人生的悲剧节连发生在我身上。我现在独自一个人生活,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生病了,没人管,我想我死在家里总不能自己爬到火葬场去吧,社区应有专门专干来联系关爱我们,让我们有一个依靠。
摄影家一颗星(网名)说:以上几位仅仅只是“爱让我们在一起”微信群中的代表。为了不打扰他们的情绪,作为志愿者也不敢多问他们的过去与现在的生活。正如托尔斯泰说的:“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们上网点开:“失独者”论坛,千万部人间悲剧立即就会展现在你眼前,就会让你泪眼愁眉,半天吐不过气来。

爱在失独者之家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9: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失独者”事件的评价。
一是矛头直指当年的计划生育政策。随着失独家庭数量日益增多,“失独者”人群的生老病死等社会现象惨剧不断暴露,大多数人把原因指向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失独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和以一胎化为中心的严格控制生育的人口政策当然有密切关系
19809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控制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以此为标志,我国启动了以严格控制生育为中心的计划生育人口政策。该政策实施30多年来,中国人口从9.9亿增至13.5亿,但占世界人口比例从22.1%降至19.3%,中国的人口形势发生了根本性改变。30多年下来,严格控制生育的人口政策带来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独生子女群体。一胎化让家庭风险成几何级数增加,对家庭对社会对国家带来的危害也逐步暴露无遗。
随着独生子女的意外死亡:疾病、车祸、水火灾害、自杀、他杀……等等,随时都可能降临的横祸一但进入独生子女家庭。 父母(尤其是那些已经丧失生育能力的父母)将如何面对如此的灭顶之灾和精神打击?            
任何社会都有一定比例的孩子夭折,但在二三胎家庭里,所有孩子都夭折的可能性很小。根据中国的生命表和生育年龄分布,母亲在4065岁之间孩子夭亡的概率是1/100左右,这样二胎家庭孩子都夭亡的概率就只有万分之一。相对于二胎家庭,一胎化把这个比例提高了一百倍,达到1/100左右。在这个概率下,几乎每个人周围都会出现失独家庭的悲剧。
只要还有存活的孩子,父母就有希望和责任继续生活下去,但独生子女一旦失去则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彻底毁灭。断子绝孙的他们在日渐年老且孤苦无助时该如何度过自己的残生?上述第12个案例中的失独母亲杨女士才会有如此感叹:我天天痛恨当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我今天的悲惨完全是计划生育害的”。
二是国家尚未将“失独者”此事独立地摆上议事日程。截至目前,国家尚未开展较为全面的关于失独家庭现状和基本需求的调查,对失独者亟须的心理关怀、情感帮助、生活照顾以及养老、医疗等方面的救助工作还尚未全面系统科学有效地展开,完全落后于对其它社会现象问题的处理。主流媒体还处于掩掩捂捂,不闻不问的状态。国家计生委的有关文件中一直用“计划生育特殊家庭”代替“失独者”称呼。
“失独者”问题不单就是这个小群体问题,就算目前发展到了1000万,那能占我国4亿多个家庭多少?才4000万分之一。但这个问题却是4亿家庭的共同关注的又不想讨论的奇怪话题。志愿者摄影家一颗星(网名)说,他不能在家说起这件事情,资料影视照片都不能在家里电脑中存放开展整理工作,妻子很忌讳并多次慎重地告诫他:你当志愿者,你去拍摄,写材料,做有社会责任感的摄影家这是你的工作,我不反对,但不准将这些事情带到家里来,不要发微信圈让我看到这些事。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在这一件事情上每一个作父母的神经都是敏感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是为什么“失独者”从此难于容于普通人群,只能相互结伴抱团取暖的原因所在。
许多失独老人不仅在生活上陷入困境,在精神上和社会生活上也陷入窘境,甚至受到歧视。同时,失独家庭在心理、经济、医疗、社会保障、养老等方面产生了一系列社会问题。这些问题我们的主流媒体不能忽视,我们的政府更不能漠视。
尽管现在调转船头鼓励当今的80后生二胎,据现实情况来看,这已经是无回天之力了。生养不起是主要原因。毛泽东时代那么困难,哪家都能养起四五个孩子,现在开放二胎,却犹豫纠结养不起二胎。一对夫妇平均一年要在孩子身上花2.25万元,直到孩子年满18岁。在孩子人生中的头五年,城市父母的花费比农村父母高一倍。而实际上现在的独生子女何止抚养到18岁,几乎一直都在啃老。低工资让独生子女有几个靠自己挣钱能买房娶媳妇的?生孩子成本过高,怎不让人望而生畏。
无奈的人口没落已经告诉我们再生二胎养不起的现实将使许多708090后继续成为新的一代独生子女父母。
而当独生子女意外伤害的这种危机感一旦普遍存在于独生子女的家庭之中,将会对独生子女的教育乃至未来社会的职业结构和国防力量带来怎样的影响?那么,我们的国家还有未来,能实现所谓的“中国梦”吗?
这里不谈人口学所涉及的经济类各种问题,只说一个简单话题:谁来当兵扛枪保卫国家?秦朝,被称为苛政猛如虎的朝代却立法:独子不当兵。这也成为世界通则,美国有部获五项奥斯卡大奖的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就演了这样一个故事。于今一孩政策,造成现在中国军队中独生子女率已不低于70%,中国成了世界独一无二由独子组成的军队,有军队士兵发言:不是我怕死,我是独生子,我死了家里人怎么办?”对此,一家主流大报曾发文痛批。可唱了那么多高调,告诉了那么多如何发扬,指出了那么多该怎么做,可就没回答:他战死了,家中的六七个老人咋办?再看看那些对越自卫反击战牺牲战士的父母现状,这独生子女兵的提问,能遭到批判吗? 因此,失独者”关爱政策落实的好坏,将直接触及到谁来保卫共和国,难道不引起我们当政者深刻反思吗?
    如果国家仍不补偿“失独者”以稳定民心,民心不稳,何谈军心?民不自保,何谈卫国?保家卫国首先是保家然后方能卫国 所以关爱“失独者”,善待“失独者”不仅是“失独者”的要求,也是所有独生子女家庭的心声,更是政府和社会的责任!这不仅关系到国家长治久安、繁荣昌盛,更关系到凝聚人心、共同御敌、保家卫国的大事,值得全社会的关注!
然而,多年来,“失独者”出现的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并没有引起国家高层的重视,从而引发2016418日,来自全国各地三千多“失独者”统一戴着小黄帽打着横幅,同时到北京国家卫计委门口,申诉痛苦渴求生存的全国性集体上访事件。

爱在失独者之家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9: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是各地政策、扶助标准五花八门,服务创新探索未止。从各个方面的情况通报,2006年以来,对“失独者”救助措施在10个省市试点并逐步在全国推广,但救助标准低、试点时间短、投入资金少、覆盖面小,成效有限。
2001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二十七条明文规定:独生子女发生意外伤残、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和收养子女的,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给予必要的帮助。但是,《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更像是一个指导性的文件,二十七条中对什么是必要的帮助缺乏界定。随着“失独”问题的逐渐突出,2007年国家人口计生委出台了《关于印发全国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扶助制度试点方案的通知》(国人口发[200778 文件),提出了对“失独者”具体的扶助办法。扶助办法主要体现在扶助金方面,且金额较小。
2013 7 1 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老年人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无赡养人和扶养人,或者其赡养人和扶养人确无赡养能力或者扶养能力的,由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依照有关规定给予供养或者救助。这缺乏对老人供养的方式、标准和实施细则的具体政策性规定,这里边特别是没有给予数量庞大的“失独”老人重点关注。
20131218日,国家卫计委、民政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五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扶助工作的通知》(国卫家庭发[201341号),加大了新形势下对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的帮扶力度,特别扶助金开始建立动态增长机制。《通知》还特别指出要做好养老保障工作提高医疗保障水平开展社会关怀活动切实加强组织领导等。以及国卫办家庭发[2016]33号等文件精神。但执行很有局限性,可操作性也存在问题,“失独者”并未享受到真正的公平公正的待遇。国家2014年起,将女方年满49周岁的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夫妻的特别扶助金标准分别提高到:城镇每人每月270(伤残)340(死亡),农村每人每月150(伤残)170(死亡)。中央财政按照不同比例对东、中、西部地区予以补助。
从多个文件看来,似乎感到国家的文件都是将扶持的财政支出包袱抛向地方政府,这样各地的政策出现了五花八门,人为的造成了扶助政策的不公平,令政府之间,失独群体之间意见很大。在网络信息沟通快速时代,引起各地“失独者”相互攀比后,心中极为不满,经常到当地政府上访。
但是,近几年全国各地也有了很多值得推广的经验,例如:陕西省2012101日起根据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的实际,在原每人每月补助140元基础上,对年龄在60周岁以上的“失独者”夫妇,农村居民每人每月提高到800元,城镇居民每人每月提高到1000元;所需经费由省和市县按8∶2的比例承担。对“失独者”给予一次性补助,在独生子女家庭失去子女时,根据当地生活消费水平给予一次性补助。对农村家庭,一次性补助2万元,其中精神慰藉费和生活补助费各1万元;对城镇家庭一次性补助3万元,其中精神慰藉费1万元、生活补助费2万元。所需经费,按隶属关系由同级财政承担。广州增城市制定出台的《增城市失独家庭养老扶助制度实施方案》规定,在广东省和广州市现行扶助制度基础上,每人每月增发1500元扶助金,使城镇的每月可获补助金达到1950元,农村达到1650元,为目前全国最高。珠海市香洲区在全市率先启动月季计划,目前除了对“失独者”给予一次性2万元的经济救助;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每月给予500∽1000元生活扶助金外,更为“失独者”提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让每一个“失独者”拥有自己的家庭医生,享受到优质、高效、安全的保健服务。昆明市多元的扶助模式体现在针对无劳动能力、无经济来源、无法定赡养人的“失独”老人,为其优先安置到民政福利机构、购买意外伤害保险、优先分配保障性住房、免费体检等。还有广西、深圳等地的做法也值得借鉴。湖南省早在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将关注“失独者”首次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株洲市在贺家土、建设、建宁三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创新推行“医养结合”项目,为计生特殊困难家庭提供老年人托养服务,医护人员24小时值班制,实现“医、养、康、护”相结合。同时,为每户计生特殊困难家庭确定一位爱心家庭医生,实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做好健康管理、心理咨询、疾病防治、联系转诊等服务,对重点人群定期随访。浦东新区法律援助中心、浦东新区老龄事业发展中心、浦东新区计划生育协会3家单位共同签署了《关于推进浦东新区失智失能失独老年人法律援助服务工作协议》,为这些特殊的群体建立及时的协调和救助机制。未来,还将有更多的社会各方力量加入,共同关爱“失独者”
近年来多元的扶助模式各地也有着实践探索与创新,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在扶助内容的丰富,即不仅包括扶助金制度、养老、医疗政策,还涉及心理疏导、再生育和领养政策等单元性扶助,例如,杭州市出台的《杭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杭州市计划生育特殊家庭扶助制度实施意见的补充通知》(杭政办函[2013201号)包含了扶助金政策、养老政策、心理疏导、再生育和领养、医疗救助等多方面的扶助内容,为“失独者”提供生活中必要的帮助,令其更好地适应生活。二是以项目的形式开展针对“失独者”的“扶助行动,即政府购买服务开展对失独父母的连贯式系列扶助,以贵州和宝鸡为典型。
但心理疏导精神抚慰等,目前的方式只停留在以社区街道为单位的层面上,并没有深入更没有常态化,没有起到多大效果。散居各地的失独者之间不熟悉,跟社区干部不熟悉,每次活动没有人员之间的感情交流,不过是流于形式的走过场,作用不大。
长沙爱心志愿者领头人可儿(图左、网名)说,她每年组织几十次的“失独者”互动联谊活动,每次活动都让大家兴奋好几天,再盼着下次活动。如果没有了活动,就会陷入郁闷,大家在一起交流成了他们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新进微信群的“失独者”只要通过跟大家的交流,很快融入到这个群体,对失独的悲痛得到减轻,大家抱团取暖起到了最大的精神抚慰作用,但这样的活动却缺乏资金,没有场地,很多是凭着志愿者个人的力量在奉献着。如今年元旦,我们的志愿者摄影家一颗星(网名)个人花费了一万多元请“爱让我们在一起”微信中50位的“失独者”到外地一日游,让他们愉快的跨入了2017年。
这些问题,说明帮扶“失独者”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经济扶助、医疗救助、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等多个领域。近年来,虽然从推出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特扶办法,再到提高特扶标准,陆续推出相关扶助政策,但是系统的、制度化、常效的帮扶措施却没有建立完善,目前,各地帮扶措施还存在标准不高、形式单一、覆盖面较窄等问题。
从各地的情况分析看,对待“失独者”问题,并不是其财政富裕程度就决定了当地做得好与不好,而是看这个地方当政的领导对这个问题的认知程度,关注力度,爱心强度。

爱在失独者之家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9: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解决方案与建议       
关于因计划生育政策所带来的缺陷,特别是关爱“失独者”等问题反响,过去,只是停留在少许国家部门,没有进入“中南海”的视觉,而去年底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指出:“要加大对计划生育家庭的扶助力度,解决好计划生育特殊家庭的保障等问题。”最近,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次会议强调“重点关注计划生育特殊家庭等困难老年人的特殊需求”“让老年人享受到更多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这些消息如同冰雪消融,让人们看到了对“失独者”关爱的春天已经来临。
根据上述论点,特提出如下方案与建议,提请全国人大十二届五次会议商讨。
(一)、解放思想,勇于担当,再不犹豫地承担起国家责任。
首先,必须先正名为:“失独者”。目前官方已有的概念如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扶助制度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扶助工作,或者将独生子女伤残与死亡合并来谈,或者概之以特殊困难家庭的性质,这些均没有体现扶助制度在失独问题上的特殊性。“失独者”名称、概念只是近几年才成为学术界、网络和社会关注的热点。很简单的名称为什么要弄得那么概念模糊一长串如今是网络造词时代,很多新词语很快就成为流行的没有替代的词汇,我们认为“失独者”称呼无论是内涵还是定义都非常准确。有议论说国家不愿意这样称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党和国家在对待历史问题上历来都是实事求是精神,过来再难再难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再重大的错误都得已纠正,为什么在关爱“失独者”问题上不能面对现实,解放思想,勇于担当呢?
“名不正则言不顺”对待“失独者 ”定位不明朗,作为社会政策的“失独者”扶助制度,其目标指向、扶助性质以及其背后的法律依据等方面就必然存在明显的缺陷,
如果不从根本上破解这一瓶颈性问题,将大大制约扶助制度的社会政策意义与效果,并滋生更多的缺陷与问题。
其次,明确国家责任。为规避风险,经济学家告诫我们,当你有几个鸡蛋的时候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那么当你只有一个鸡蛋时,我们只能祈求篮子不要掉在地上,不要打碎这只“宝贵的鸡蛋”。但不幸也是不争的事实是,鸡蛋破碎的概率总是在一定范围一定时期内存在。人口学研究发现在人口发展的生命历程中死亡概率具有某种相对稳定的分布。例如,根据1990年生命表,每1000个出生婴儿中约有5.4%的人在25岁之前死亡,12.1%的人在55岁之前死亡。中国15岁以下儿童每年死亡有40万~50万人,还有大量因伤致残儿童,意外伤害是悬在独生子女头上的一把利剑。问题的关键在于,强制一胎的计生政策开始实行特别是1980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颁布之后,我们国家产生的独生子女中的绝大多数无一例外地属于“政策性独生”的范畴,而非“选择性独生”的序列。所谓“政策性独生,即按计生政策规定只生一个,相对应的也就有了“政策性失独”风险,国家应该负责;所谓“选择性独生”,即在有选择的前提下愿意只生一个,相对应的也就有了“选择性失独”的风险,自己应当负责。独生子女风险虽然说起来是林林种种,但最核心的却是不堪一击的数量上风险,我们称之为唯一性风险或者无替代风险失独”问题的产生明摆是计划生育政策的间接结果,这就造成了失独扶助制度和计划生育政策之间的关联。其他社会政策是为了解决民生问题、实现社会公平而推出的,其本身就是独立存在的,并不与其他公共政策存在因果关系;而唯有“失独”扶助制度是计划生育政策的一个补救手段,它不可能与计划生育政策完全脱离关系,如果不承认计划生育政策存在的缺陷,就不可能说明“失独”扶助制度与计划生育政策之间的依附关系。
我们在调研中许多受访者这样说我们不禁要问,国家出台的计生法,由执行国家政策造成的后果,为什么不能用立法解决?国家的立法中,有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有妇女儿童保护法,残疾人保护法等等,为什么对为国家作出牺牲和贡献的失独群体,却没有“失独”保护法?当年的计划生育干部又依据什么法律像土匪一样强制我们生育,残酷无情对待临产孕妇,逼迫许多家庭因生育而流离失所。我们的今天是由于国家的计生政策造成的,国家拯救“失独者”是不可推卸的责任。目前放开了“二胎”,我们却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代“悲惨人群”。
     
“失独”群体的怨言我们不能不倾听。应当认识到,关爱“失独者”,是政府和社会不容辞的责任;获得政府的关爱这是他们应有的权利。他们是为国家和全社会的利益作出了牺牲,国家和社会理应对其作出补偿;同时当时在宣传只生一个孩子时,政府就做出过将来由国家负责养老的承诺,那么,当“失独者”的困境发生后,正是政府履行承诺的时候。这就是行政法上的“结果责任的原则,与公民权利的行使无关,只要有结果,国家就要承担责任。现在出现“失独”情况,这就涉及“有侵害就有救济。虽然不是国家直接夺去了孩子的生命,但已经形成了这样的一种结果,那国家就要承担责任。
他们是权益保障诉求,而不是困难扶助诉求。国家需要认真对待,负责地回应,任何推诿逃避都是下策。问题发生了,就必需面对,代价产生了,就必需负责。我们深知,潜在的失独者将为数甚众,现在五十步说百步者很可能紧随其后,如何保障“失独者”的权益,是一个不得不早为之谋的重大公共话题。从情感和物质等多层面确保这些老人安度晚年,做好帮扶第一责任人,是各级政府面对的挑战,也是应尽的义务。因此要将“失独者”扶助与关爱的工作职责列入各级党组织和政府部门的工作范畴,层层建立工作责任制,特别是街道办事处、社区要象当年抓计划生育工作一样设立专干常态化负责此项工作。政府要主动作为,建立由政府主导的“失独者”关爱专门网络服务平台。通过服务平台可以得到政策文件查询,相关法律、医疗指导、心理疏导、志愿者服务等方面的帮助,让其成为“失独者”的精神家园,而不是靠自发的微信圈来解决问题。政府要主动干预他们的自发组织,给予自发组织场地与活动经费帮助,起到桥梁沟通作用,有效避免其它带有政治色彩与过激行为的渗透。

爱在失独者之家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9: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快速推进对“失独者”关爱扶助政策的立法进程。
在国家发展的过程中,法律还有很多的空白,空白肯定是不合理的,但人类的发展总是有过程的,失独的问题没有凸显出来之前,立法者不能预测到这个问题。我们承认立法虽然没有那么快,需要相关部门重视、立项、调研、起草、听证会等,需要人力、物力、时间的投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里再次用前面的话强调:虽然,我国目前立法的任务很重,但我们坚信在“失独”扶助政策和制度的法律法规建设上,我们再不能犹豫,那些部门领导、专家学者,不要再纠缠什么法律关系、因果关系、公私关系、行政与责任关系等等这些空泛的理论。这已不是一个学术问题,专家,学者没有必要在这个领域玩弄研究,因为这已经成为活生生的现实,“失独者”人群大都进入暮年,他们正生活在水深火热,悲观失望,可怜可悯之中,他们盼不起,更等不起这部救命之法的到来。。
四年前,我们面对洞庭湖区26000“吊天户”渔民上岸问题,由于省委书记亲自抓,省财政一口气拿出4个多亿资金,住房、上学、就医、再就业、养老一系列问题一锤定音。此事成为当时彻底解决历史遗留重大民生问题的典范。还是那句话:共产党最怕“认真”二字。只要“认真”了没有做不成的事。
因此,我们建议分步走,先制定政策,各个地方按不同的情况可以制定地方政府规章、地方性法规,在失独情况比较严重的地方,可以进行试点,之后,全国性的立法就有了可能性。
同时从务实的角度讲,可以在现有的法律中进行有益的补充来解决,尽可能地形成一些具有全国性,规范性,实际性, 便捷性文件,运行推动立法。
立法形式上要构建完整的专项法律体系。建议全国人大出台有关“失独”群体社会保障的专项法律,或者先由国务院出台专项行政法规,待时机成熟时再由全国人大出台法律。建立从中央到地方完整的“失独者”救助法律体系,全面提高救助法律体系的立法层次和法律规范的可操作性。
因此,建议国家迅速组织开展这方面的问题调查研究,首先是开展“失独”人数的调查统计分类,摸清底子,建档建册,建立全国统一的查询网络平台,科学分析常年增长率。
立法明确国家、地方政府、社区、养老机构、社会组织的责任。国务院出台行政法规细化法律,明确财政、民政、人社、卫计等部门对“失独者”的保障救济责任,明确救助对象、救助标准和救助方式
(三)、尽快建立以下六个方面的扶助关爱制度。
1全面建立“失独”后一次性生活补偿精神抚慰金制度。“失独”后政府应一次性补偿其父母生活和精神抚慰金两项费用,全国每个“失独者”平均不低于五万元的标准。目前,一次性补偿和精神抚慰金的发放标准各地不同,内蒙古包头已对失独父母发放11.4万.北京1万.陕西省3万.贵洲省2.5-5万.天津滨海新区3万.黑龙江0.8万.上海0.8万.广东省3-8万.湖南长沙2014年以后失独的1万,2014年1月1日之前死亡的没有分文。湖南“失独者”就强烈要求全省统一按子女的死亡时间起算,足额补发一次性补偿和精神抚慰金。
2、按照动态建立逐年增长“失独者”的月扶助金制度。现在湖南各地区月扶助金是340-800元/每人每月不等,全国是340-1950元/每人每月不等,根据物价上涨等因素对月扶助金应建立动态上调机制,逐年按当地收入水平递增。从2017年起应大幅上调特别扶助金至每位“失独者”不低于1000元/月。对没有工资和养老金的特困群体要控当地平均生活水平发放月生活费。确保其生活费来源。另一种情况,许多家庭通常在“失独”当年享受不到月扶助金,因为每年社区上报一次“失独”资料,要次年才能享受,而不能补发“失独者”当年的扶助金,无形中损害了“失独者”的权益,建议扶助金发放应从子女死亡当月开始计发,按月或季发放。“失独者”没及时享受的数额应予以足额补发。
    3、建立“失独者”专门的医疗保障制度。建立专门的医疗保障制度,因“失独者”长期身心倍受摧残,失独后70以上健康状态每况愈下,“失独者”疾病缠身,需终身服药,很多已经喪失自理能力,对失独者开通就医绿色通道问题,仅凭一本扶助证得不到医院的支持和认可,应一次性报销全部住院费、医药费、治疗费、护理费等费用。
4建立健全“失独者”的特殊养老保障制度。 因为培养教育子女和子女生前高额的医疗费用以致“失独者”居无定所。因没有赡养人和财产继承人,让“失独者”再倾其所有,欠债买房是不可取的,廉租房政策应对“失独者”全面开放,不应该再有其它附加条件,应优先及时安排入住,政府保障性住房对无房的“失独者”有意愿买房的应参照经济适用房政策发放货币补贴。“失独者”原来有房屋又已经入住廉租房和养老院后,可以通过变现资金用于还清债务或提供生活和养老。根据普遍呼声,建议政府出资建设专门的“失独者”养老院或廉租房小区,也可在老年公寓里提供一个相对独立的“失独者”居住区域。“失独者”特别是孤寡“失独者”应按原规定年龄提前优先入住公办或民办的设施完善齐全的养老院,免收入住时的一次性费用、免护理费、服务费,房间和床位价格优惠50%以上,并给予适当的生活补贴。(这方面厦门市以明文规定作了表帅)。
无集中养老条件或者居家养老但又丧失自理能力的“失独者”,年满60周岁不能完全自理“失独”老人,按省区最低工资标准以家庭为单位发放1人护理费,年满70周岁以上的,增加30%。
5建立特别监护人、联系人,临终关怀,“失独”时休假、重大节日慰问制度。“失独者”已经没有法定赡养人,政府应为每位“失独者”明确赡养人,建立特别的监护人制度,以法定的形式确定在“失独者”就医、入住养老院等情况,特事特办,使“失独者”得到及时救治。“失独者”在痛失独生子女后,寝食难安,痛不欲生,陷于极度恐惧和痛苦之中,在这期间应请心理专家或社会工作者上门进行心理干预服务,提供心理咨询和疏导服务,工作单位应给予“失独者”一至三个月的假期,以便能使其调整心理和身体的不适状况。                建立“失独者”信息档案,实行一对一联系人制度,及时沟通情况,了解需求,提供必要的帮助。各级职能部门负责人,社区服务人员,定期特别是传统节日期间走访慰问,及时了解其困难和需求,吃集体团年饭,经常组织开展各项文化联谊活动,从物质和精神上给予帮助和慰问,让“失独者”走出阴影,感受社会温暖。
   6建立“失独者”日常优待、优惠制度。对再生育家庭给予再生育支持,建立“失独者”优先领养制度,因原独生子女已经死亡,一次性补偿应等同“失独者”,有再生育意愿的,应全程跟踪帮扶,免费给予高水平的生殖技术服务,对于过往已经生育未享受政府再生育经费的,应给予适当补发。“失独者”被迫在失独后收养子女,从收养到养育,应一路关爱绿灯畅通,解决上户口困难,抚养补偿到位,吸引更多的“失独者”再收养子女,回归家庭温情。40岁以上“失独”再生养的,特别扶助金应酌情发放。
政府应组织成立失独者自己管理和互助的组织,减轻政府负担,让“失独者”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相互帮助关怀,积极面对生活,重新融入社会。这方面政府要提供资金、场地上的帮助(辽宁已建成“失独家园”,安排了活动、健身、娱乐生活场地和设施)。各地要像办老干部活动中心一样,建立专门为“失独者”开设的活动中心。
同时,在其它方面予以特别的关怀,给“失独者”发放全国统一的“失独者”优惠证,可以在交通、就医、景点门票等方面得到相应的优先权和费用减免权。如市内公共交通全免,市外交通除民航外减半,实现全国收费公园景区门票全免,这样全方位体现政府对他们的关爱,让“失独者”多出门,多旅游,多参与自然与社会活动,自我救助,最终减轻政府和社会的压力,实现社会和谐,让“失独者”不再孤独,阳光地生活
201731

爱在失独者之家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