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者之家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失独者之家交流群
搜索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87|回复: 2

失独父母“同命人”抱团取暖 特别鼓励大家要二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6 09: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周三的上午,在三里屯智惠乡村志愿服务中心一间小小的会议室里,挤满了十来位失独父母,他们自称为“同命人”。这些“同命人”也是尚善公益基金会兴趣小组的成员,命运将他们牵连在一起,他们当天品茶、聊天、唱戏,以排遣心中的痛。走近这些失独父母,你会发现失去子女的痛是一辈子,他们努力在抱团取暖,以继续自己的人生。


  儿子离去让老两口半年生活不能自理

  山青今年53岁,但是已经满头白发了,他唯一的儿子因为严重的抑郁症跳楼离开人世。

  到达智惠乡村志愿服务中心会议室时,山青发现自己是第一个来的,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当记者小心翼翼地问起他关于孩子的话题,他并没有推辞,讲述起来也较为平静,只是有些细节他已不便回忆。

  山青原来是山西人,后来因为儿子的离去就不愿意再待在山西那个家,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尚善公益基金会的工作人员,知道基金会有关爱失独父母的“暖心行动”,他就和老伴一起来到了北京,“我们现在在旧宫租房子住,一个月租金近3000块钱,现在主要经济来源就是我俩的退休金。”当天从旧宫到三里屯,山青是公交倒地铁,花了一个半小时,“只要有活动,我就会来,原本我爱人也要来的,后来临时有事儿没来成,我们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有一种抱团的感觉,否则你在家只会胡思乱想。”

  在他人的眼里,山青的儿子是那么的优秀,从小学习成绩就好,浙江大学本科毕业后就去了美国新奥尔良杜兰大学读研究生,学成回国后在一家基金公司工作,但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却离开了他们,“他有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我们不在他身边,因为根本不知道,后来知道了我们就去陪他,但是他那时候又显得很平静,后来才知道这表现最平静的时候就是最危险的时候。”山青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儿子离去之前好些动作都有告别的意味,都像一个告别式,“他离去的那个晚上,还在酒店陪我们,等回到他自己租住的公寓他就跳楼走了。”儿子的突然离去让老两口无法接受,两个人半年内生活都不能自理,全靠亲戚朋友帮忙,“吃不下,睡不着,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睛就全是儿子的身影。”

这半年的生活,山青已经不愿意过多回忆,他只是说当时真是痛不欲生。在结识了尚善公益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后,他就和老伴搬到了北京,因为山西的家到处都是关于儿子的回忆。在尚善公益基金会兴趣小组,山青和朋友们喝着茶,说说最近发生的事儿,生活也开始充实起来。他也更多地了解关于抑郁症的知识,“这就是一种病,它有生理和心理多方面的原因,人不能太追求完美,不能要求太高。”山青说,儿子得抑郁症那段时间应该是很痛苦的,“他就相当于把自己关在一个小黑屋里,不愿意接触外面的世界,什么也不需要。”

  特别鼓励大家要二孩

  流云是尚善公益基金会“暖心行动”兴趣小组戏曲组的组长,外表看起来高大,说话声音也大,但是一说起自己的儿子,心中的那份柔软就全被激活,她在和记者讲述儿子的事情时,尽量忍住自己眼中的泪水。

  53岁的流云是在50岁那年失去儿子的,儿子离开时25岁,是因为心脏病导致的猝死,当时儿子还新婚不久。“好长时间都走不出来,没法接受这样的事情。”流云回忆当时的自己用了三个“不”字:不出门、不说话、不见人,“就是身处悲痛之中,根本出不来,现在也不能说走出来了,真的这是一生的痛,那是你曾经的爱,那是你的心头肉啊。”

  现在戏曲组有40多人,生旦净末丑都有人演,都有人唱,流云擅长老旦和花脸,“我很小的时候学过,但是也好久没唱过了,现在大家同命人聚在一起能够互相给予快乐,能把郁闷消除,能解脱自己。”流云说,大家都愿意参加活动,哪怕就参加一会儿都是在帮助自己、帮助别人。

  在参加活动时,大家也就是唱戏、喝茶,不能聊各自的家庭,因为不能触动那些敏感的东西,一触动有人就会大哭起来。流云说,自己也想尽量帮助大家一起彻底走出来,但是真的有点难,“就像我儿子,出生时六斤三两,后来长到了一米八七,打篮球打得特别好,突然间就没了,你说这不是我的灾难吗?”

  和其他同命人一样,流云现在最害怕过节,过特殊的日子,“儿子的生日,忌日这样的日子都特别难过,过节的时候也难受,家里冷清得不行。”基于此,流云现在特别鼓励周围的亲戚朋友都要二孩,“现在国家都鼓励了,就要吧,我现在恨不得在大街上见到一个人就对他说要二孩,这是防范家庭风险啊。”

  “互相拉一把,扯一把”

  64岁的大成是茶艺小组的组长,2007年他26岁的儿子因为车祸离开。自那之后,他就开始“躲年”,“就是不愿意在家过年,感觉别人过年都是开心,我们就是伤感。”四年前,知道了尚善公益基金会后,大成和一些“同命人”开始一起品茶,“以茶会友,喝茶养生,这人生最后一个阶段就互相关心一下吧,过好每一天。”

  大成说,他认识的“同命人”中70%左右的人都有抑郁症,“白发人送黑发人太痛苦了,有的人甚至试图割腕自杀过,所以我们在一起就互相拉一把,扯一把。”

  在和这些“同命人”聊天的过程中,记者发现他们还对一些问题有一些建议。比如他们担心将来的养老问题,失独家庭扶助金是否可以随着物价进行一定程度的调整;比如是否可以将失独父母集中在一起养老,有人建议是否可以有一个失独父母小区,因为这些“同命人”感觉大家同命相连,有共同的话题,“我们大家住在一起不排斥,也会回避孩子的问题。”也有人建议,社区是否可以给失独家庭提供一些服务,“比如我们过年过节的时候特别不愿意在家打扫卫生,是否可以提供家政服务?”

  现在这些“同命人”因为尚善公益基金会聚集在一起。这个基金会的创始人毛爱珍也是位失独母亲,她在2011年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当年其子尚于博因抑郁离世。失独和抑郁,也是尚善基金会关爱的两大项目。

  “失独老人暖心行动”启动后,尚善基金会发起了“暖心年夜饭”等一系列活动。因为春节是失独老人最敏感和脆弱的时候,本是合家欢乐的年夜饭,对于失独父母,却是伤痛至极,“躲年”是几乎每一位失独者都有的痛苦经历。大成说,他第一次参加“暖心年夜饭”一宿都没睡,因为大家聚在一起,开联欢会,吃年夜饭,彼此倾诉,互相鼓励,重新体验到久违的年味儿。

除了“暖心年夜饭”之外,尚善基金会还组织过暖心植树节。据工作人员回忆,在植树节活动中,有一位妈妈流着泪说:“儿子,离开六年了,妈妈每天都在想你。现在,我把你的名字和对你的思念,一起种在这里,希望你能重生、顽强、成长。”

  尚善基金会方面表示,他们组织这些活动不仅关爱失独老人们的精神和心理健康。更重要的是,让失独老人们找到人生的新方向,从伤痛中站起来,不仅仅是受人帮助的弱势群体,也可以自助及助人。

  据了解,2015年至今,“关爱失独暖心行动”服务的失独老人超过了1万人次。2016年全国23个城市超过1300位失独老人参与“暖心年夜饭”,2017年全国30个城市1898位失独老人共聚除夕夜。2017年的“暖心植树节”,参加全国各地及内蒙古荒漠植树的失独老人超过1300人。除了年夜饭和植树节,“关爱失独暖心行动”还陆续开发出了“暖心工作坊”、“暖心艺术节”等帮助失独老人进行心理疗愈、增强自我价值感的各类活动和服务。 本报记者于建

             2017年05月15日 16:03 来源:北京晚报




上一篇:最暖人间五月天 倾情关爱失独家庭
下一篇:百个失独家庭相互鼓劲
爱在失独者之家
发表于 2017-5-16 10: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爱失独暖心行动”办的很好。
很好,今天上网很顺利,不知道前几天怎么了?上不去网。
发表于 2017-5-19 08: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失独父母“同命人”抱团取暖 特别鼓励大家要二孩
爱在失独者之家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